1 2 3 4
菲利普·罗帕特系列讲座
来源: 外国语学院 更新时间: 2019-04-03 点击: 10

2019315日到322日,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哥伦比亚大学写作教授菲利普·罗帕特应邀来到南京理工大学,先后举办三场讲座。“和散文的不解之缘、独特的第一视角、灵活的身份转换,”三场讲座,三个不同的视角,吸引了广大师生和校外嘉宾到场聆听。




系列讲座一:菲利普·罗帕特与你漫谈散文

2019318日下午四点,南京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在院办三楼309会议室举办名为“菲利普·罗帕特与你漫谈散文”系列讲座,本次讲座邀请了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哥伦比亚大学写作教授菲利普·罗帕特先生,他被称为美国蒙田,是个人散文的代表性人物。本次讲座由外国语学院英语系主任杨蔚副教授主持,出席本次讲座的还有宋文副教授,学院18级全体研究生及部分本科生。


罗帕特戏称他与散文“谈恋爱”。在青年时期,他喜爱小说和诗歌,而有一年暑假,当他在租住的小屋中随意浏览房东书架的书时,抽出了一本威廉·哈兹里特的散文选集,阅读过后罗帕特像是突然被雷电击中,从此罗帕特就与散文结下了不解之缘。

罗帕特偏爱用第一人称得写作,因为这样作者可以一对一地与读者建立联系。在那时,美国出版商只注重于现当代的作品而忽视二十世纪以前的文选,罗帕特却用历史眼光打量着从前作家们的个人散文,亲自编辑、出版了选集《个人散文艺术》(Art of the Personal Essay),开始了他的散文的生涯。如今,他的散文集成为美国高校的通用教材,他也被认为是美国散文的捍卫者,甚至是散文复兴的中坚力量。



罗帕特十分欣赏爱默生和弗吉尼亚·伍尔夫、乔治·奥威尔等作家的作品,他为爱默生充满个性、敏锐性和奇异性的作品而赞叹。在电影评论方面,罗帕特基于对个人散文的见解,提出对电影的判断首先在于其文学性和屈折变化。罗帕特不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纯散文”,他认为散文涵盖了食品、自然、科学、心理分析、运动、政治、地理、宗教等多个方面,各行各业都可写进散文中。在谈到散文的定义时,罗帕特说,散文并不是铺设路障,而是让人们自由地漫步于他人的思想中。目前,他正在编辑三大卷的《美国散文选集》。



在罗帕特看来,沉思在散文创作中十分重要。虽然虚构的创作技巧和对话情景在散文中占有一席之地,但他们不应该垄断整个非虚构的部分,去霸占沉思和总结的部分。他认为散文应该尽可能的贴近事实,散文家应当说实话而非是从头开始虚构一段经历。罗帕特说到自己的朋友和对手约翰·达加塔,他开拓了抒情散文的先河,揭示了散文的起源,提出了散文的联想性。而擅长讲故事的罗帕特更倾向于认为散文是叙事性的,散文式的沉思和冥想贯穿其中形成了叙事弧,也就是所谓的“情节”,它是一种心灵上的自我挣扎。



最后,罗帕特对散文提出了几点思考,散文不同于小说和诗歌,它长久以来在理论层面受到忽视。但现在情况正在转变,一些学者提出了“散文诗学”的观点。互联网时代使人们更加敏感而孤独,散文因其从生活细微处着手,和读者亲切交谈,坦诚个人秘密的风格,重新受到大众欢迎,而其短小精悍形式又迎合了现代人碎片化阅读方式,美国散文的复兴已然到来,出现了大批优秀的散文家,比如已被读者封神的琼·狄迪恩和詹姆斯·鲍德温。罗帕特提醒散文家们,不要过度严肃地对待自我防范式的宣传,不要过度自恋,甚至将散文形式理想化。散文的魅力不可否认,但我们也不该过分沉迷。



读一读罗帕特散文,感受他的幽默,学会他和生活达成谅解的智慧,或许,人们不会总觉得自己是victim,不会再呼天抢地,苦大仇深。去倾听罗帕特的个人成长经历吧,他在你耳边絮叨,毫不留情地剖析自己,嘲笑他人,让你长舒一口气,原来有这样怪念头的,不是我一个。



系列讲座二:漫谈构建第一人称角色

2019321号晚上7点,南京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在院办三楼309报告厅举办了名为“漫谈构建第一人称角色”讲座。本次讲座邀请了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菲利普·罗帕特,出席本次讲座的还有外国语学院宋文副教授,学院18级研究生也参与了本次讲座。


本次讲座的主要内容是如何将“我自己”塑造成为一个角色。罗帕特教授从技巧方面和心理方面分享了他的建议。塑造角色的关键在于使他可预测,在行为模式中可以包含一些变化,要将自己转化为一个角色。首先,你要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从远处观察自己,我们也可以使自己戏剧化,更加独特;从心里层面出发,作者要对读者诚实、慷慨,既不羞于分享自己的内心,也不觉得自己太过无聊,无从分享。


罗帕特教授还给出了塑造角色的具体建议。首先,我们要提供角色的背景信息,年龄,性别,宗教,地区,阶级等等。其次,我们要让角色做出一些行动,例如自己后悔做过的某件事。


讲座结束前,罗帕特教授邀请了刘兰同学朗读他《大师之路》中的作品《阴郁的旅行者》。之后,罗帕特教授和华晓涵同学分别用中英文朗读了罗帕特的诗歌《一首反寂静的诗》,让现场同学们领略了文学之美。


讲座的最后环节是同学们的现场提问。现场同学积极向教授提问,询问教授如何界定问题的大小,如何在一定距离之外审视自己等问题。本次讲座在同学们的积极参与下圆满结束。


系列讲座三:我是谁,诗人,散文家还是教授?

2019322日晚7点,南京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在学术交流中心第三报告厅举办了主题为“我是谁,诗人,散文家还是教授?”的讲座。本次讲座邀请到了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菲利普·罗帕特,南京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孙冬和诗人、南京理工大学文学副教授黄梵,一同围绕身份跨界展开了精彩分享。此次讲座由外国语学院宋文副教授主持,吸引到了广大师生及校外嘉宾的到场聆听。


关于如何在多种身份中寻找平等的问题,罗帕特教授率先分享了他的经验之谈。罗帕特教授既是哥伦比亚大学创意写作教授,也是诗人、散文家、小说家、电影评论家。对于角色转换一事,他讲述了自己写作之初的经历。起初,罗帕特先生是一名教师,写作的大部分灵感来自于平时和学生的交流互动。虽然罗帕特一直打趣说,当老师是生活所需,但感受不同的事情,给自己创作的灵感才是真正所在吧,正如他自己所说的老师这重身份与写作并不矛盾,也的确给自己带来了许多写作灵感。


谈到自己写《地毯商》这本书时,罗帕特不禁扬起嘴角,说道:“为了写好这本书,我每天去商店里面观察地毯,但每次都被售货员问要不要购买地毯,可是我总不能每去一次就买个地毯,这样我会破产的”。听到这里,大家都觉得这位学者很亲切,很可爱。其实罗帕特通过自己的故事强调了调研对创作的重要性,即为了写作需要去图书馆查找资料,需要接触各种新领域的知识;也只有在实地调研之后,才能有真实的感受,才能有好的创作。


同样拥有诗人、小说家、评论家、学者等多重身份的黄梵老师也向在场观众讲述了自己这一路走来的感受。印象最深的有两处,其一是在周边同学选择攻读文学博士时,自己选择了继续培养艺术直觉,因为那时的他对学究与艺术直觉间有清醒的认识,如自己选择攻读博士,那样会磨灭了刚刚积攒起的艺术直觉,诚然,这种坚定

随大流的做法对一般人来说实属不易。其二是他偶然际遇中听闻的这么一句话:“风一吹就没了”,从这句话中,他听出了人到中年生活的幻灭感和岁月如梭的苍凉感,这也加深了他对诗歌创作与现实生活间互相关联的理解。

此外,黄梵教授认为是老师这一职业帮助自己学会了即兴表达,从而促进了对写作的感悟。正如他所言:“写作中需要将思考、知识、想法条理化、体系化、逻辑化,这一点上教学能够给予帮助。”丰富的教学经验帮助他将自己之前一个个小岛似的知识体系化,最终连成一片大陆。因此,所谓的角色转换,其实是相辅相成。


身为译者、诗人和学者的孙冬教授则主要讲述了她自己的诗歌发展生涯。她笑说自己有两个脑子,一个脑子是做学术,而另一个则是创作。学者和诗人这两个不同的身份能够给她带来不同的感悟和乐趣。她说自己当老师最开心的就是遇到真正喜欢文学的学生,尽自己所能给她们帮助启迪,这也是教师这个职业最大的乐趣。而对于诗歌创作,孙冬教授认为写诗是具有疗愈作用的创作行为,尤其是在她读博期间,毕业论文的撰写过程艰辛不易,身心都充满压力,每每此时,只有投身诗歌的世界才能给她带来真正的释放。此外,当谈及在诗歌和戏剧创作上的跨界,孙冬老师认为这两种文学形式有着紧密的联系和共通之处:诗歌中充满了充满戏剧张力的自白元素,是创作者情感的浓缩表达;而戏剧的空间结构和舞台音乐同样蕴含诗意。这有利于她在两者的创作过程中把握平衡。


讲座的最后环节是同学们的现场提问。现场同学积极向三位嘉宾提问,询问三位老师在写作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如何排解不好的情绪以及如何把握写作的诚实性等问题。本次讲座在大家的积极参与和热烈反响中圆满结束。